其他账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
太狠了!某国企设计院裁员50%!设计院是否还有未来?

发表时间:2023-04-24 13:19

网传某大型国企设计院裁员2000人,优化将近一半的员工。无独有偶,上海各家设计院早已优化数千人。一场接着一场的裁员风暴席卷而来,让许多建筑师不另择他业,甚至摆起地摊。回看数十年风云变化,设计院该何去何从?



图片
东方雨虹与北京建院举行全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

就在各设计院纷纷优化人员结构,谋求转型的时候,去年9月初,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挂牌增资,公开引入征集投资方。

据全国产权行业信息化综合服务平台资料显示,北京建院已于今年3月底完成了该项增资计划,成交金额为127509.35万元。

4月19日,东方雨虹与北京建院举行全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。通过增资引入外部投资方,将企业从由北京市国资委持股100%的公司,改制为“股份有限公司”,以此向上市迈出了关键的转变。

但更多的设计院并没有上市的能力,只能单纯尝试各种优化,以便开源节流

PART ONE

“大而不倒”?不存在!

就在设计院纷纷挣扎求生的时候,九大投行之一的瑞士信贷因资金链断裂被收购引发热议。大而不倒的神话并不在现实当中存在。无独有偶,国企设计院破产在近几年内也是屡见不鲜。究其原因,设计院在低营收的局面之中盲目转型,最后导致破产清算。

图片

近日在市场风口浪尖的瑞士信贷(©Fabrice Coffrini/AFP)
可能和金融行业一样,瑞士政府拼命撮合瑞银保瑞信,因对瑞士甚至全球来说瑞信大而不能倒。那建筑业呢,在建筑业中,这些曾看起来主导时代“大而不能倒”的国企设计院,如果没有政府拼命保护,面对说消失就可能消失的未来,他们又该怎么办?

图片

破产的国有设计院(©天眼查)
事实上,不少设计院在近年的低营收的局面中苟延残喘,再加上疫情、建筑原材料上涨的客观因素,更是让窘境之中的设计院雪上加霜。广州市轻工设计院、南通一建集团都因资不抵债,再也没有政府兜底,最后破产清算。

大而不倒,不存在!

PART TWO

“改制”,丢掉历史包袱了吗?


图片


在改革开放之后,设计院也积极进行市场化改制。大型设计院成为国企或央企,小型设计院则顺应市场经济进行改制,转变为民营私营企业。

在建筑设计这样一个强调创意的专业上,庞大的组织结构自然扼杀了设计的个性化,转而追寻纪律化的管理模式去追求更共性的设计。特别是在方案与施工图同时进行的工作模式下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很多时候设计都是为方便而做。

悠久的历史,也带来了非常奇怪的人员构成比例。在2000人的大型设计院之中,真正从事一线设计的人员也只在700-800人左右。设计院里遗留了大量「铁饭碗」,如图档管理人员等已经过时的岗位。繁冗的组织结构也带来了收益的层层减少。

图片

设计院工资绩效考核构成(©公众号勘察设计前沿)

然而改制真的有效吗?大多数改制后的设计院仍保有国企庞大的框架,效率低下、作风散漫。繁冗的管理结构更是出现了一种外行领导内行的普遍现象。常年喝酒的负责人不做设计,却用过去宝贵的经验指指点点,并没有更上市场的变化。

随着近几年,建筑行业行情走低,诸多依靠传统业务的设计院尽管看起来荣誉满身,但依然面临着转型困难,业绩下滑的窘境。与此同时,随着越来越多业主倾向于买外方概念,设计院只能来做扩初和施工图的现象越来越多。

设计院面临着缺乏核心创意及竞争力、业务单一的窘境。背靠国家的庞然大物物也只能靠不断开源节流来优化人员结构。人员优化在近几年已经变成普遍现象。但究其根本,人员优化只是治标不治本,并没有触及跗骨之蛆。走的只是一线画图员,留下的还是那些铁饭碗。

PART THREE

“大师”能否力挽狂澜?


随着更多新兴的个人创意建筑师崭露头角,国际建筑大师进入国人视野,设计院也从一开始的设计主导方变成技术支持方。设计院也尝试培养自己的创意个体,打造设计院品牌和声誉。

图片

2022冬奥学车雪橇国家中心(©李兴钢工作室)

目前大多数设计院的做法是成立名人工作室,试图提高设计水平和学术氛围。目前比较具有影响力的例子包括中国院的崔恺工作室(本土设计研究中心)、李兴钢工作室和北京院等诸位大师。

图片

大师工作室两种常见的人员构成(©知乎用户 @遗产MM)

大师工作室规模较为精简,约在50人左右。小而精的团队确实创作出了一批较为成功的建筑作品。部分大师工作室每年还招收研究生,培养新一代设计人员。这也极大的促进了新鲜血液的输送。

相比起设计院,大师工作室可以是给学生实践的舞台,也能使在专业领域领导的旗舰,不同的大师有自己的想法及论断。但是作为小而精的工作室,项目数量较为有限。在庞大的设计院面前,名人效应只能暂缓颓势,并不能力挽狂澜

CHINABIM 2023

“出海”,是否真的有一片蓝海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图片

2011年–2020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发展情况(©中国勘察设计信息网)

在一带一路的政策下,设计院也尝试“往外走”,出海进行建设和设计。大部分东南亚和非洲国家仍有大量建设需求,设计院是否能抓住机遇,成功在出海浪潮之中保有一席之地?

2012年中国院收购新加坡CPG集团,打响设计出海第一炮。收购完成前后,中国院在海外参与了大量项目,如尼雷尔国际会议中心、中刚友好医院等。

之后,不少设计企业纷纷效仿,悉地国际收购澳大利亚PTW公司,现代集团收购美国威尔逊室内设计公司,进军国际市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图片

江苏省冶金设计院破产清算公告(©上交所)

也有设计院尝试出海转型,在海外进行工程总承包项目,主要集中在亚洲市场,其次是非洲市场。设计院运用已有的经验,在基建需求急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谋求一席之地。然而设计出海,工程承包也面临着挑战。


了面对不同的市场环境,流程与法规之外,也面临着远程设计和寻找靠谱的合作方的问题。江苏省冶金设计院在东南亚以及中东大量开展承包工程,最后因资金链断裂最后导致破产。出海和转型虽然已成为大趋势,但是未来如何出海转型,仍需谨慎对待。


CHINABIM 2023

设计院的“未来”到底多久才来?


“改革”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,“大师”尚不能力挽狂澜,“优化”只是盐水吊命、苟延残喘,盲目“出海”最后被海浪拍得粉身碎骨。盲目转型,已成尾大不掉的建筑公司竞相追逐的转型方式,但结果显而易见,没有一个靠谱。


时至今日,随着市场风云变化,设计院面临着人多饭少的窘境。设计院未来应该如何转型,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

文章内容转载自:GeniusFactory ,作者YW


联系我们:


联系:18964624906
邮箱:1918778092@qq.com
网址:http://www.zhulinedu.com/
地址:上海市宝山区沪太路2999号 国际研发总部25号楼3楼
上海筑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1000171号-1